神秘的大球泥

萧根如与毛主席合影。

形状如球的神秘大球泥

▲“毛瓷”梅花系列。

▲萧根如在向滕召华介绍“毛瓷”。

□本报记者 李传新 文热心

2012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主席诞辰119周年纪念日,全国各地开展了形式多样的纪念活动。而在收藏界,关于“毛瓷”的收藏在这特殊的日子也成为一大热点。目前“毛瓷”珍品堪称天价,是当代瓷器收藏中的极品,醴陵陶瓷也因此发展推至鼎盛。

自上世纪60年代初至70年代末,醴陵一直为毛主席烧制生活用瓷,尤其是1974年烧制的四季花色釉下双面五彩瓷被誉为“20世纪最荣耀的中国名瓷”,一直为中外收藏家所追捧而苦苦寻觅。“毛瓷”的无限光芒除了其精湛的制作工艺和主席专用的特殊性之外,还得益于其制瓷原料——大球泥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陶瓷行业终身成就奖得主张守智这样评价:“可以说是大球泥成就了主席用瓷的温润如玉,没有洪江大球泥就没有‘毛瓷’。我活了八十几岁还真没看到用其他泥生产的瓷器超过大球泥做的瓷器。”

大球泥原本“隐居”深山,也因“毛瓷”而闻名于世。历史的机遇,成就了彼此。

1大球泥惊艳建国15周年国宴

大球泥生来便与众不同,它不在地层表面,而是深藏在溆浦、怀化和洪江交界之处雪峰山的岩石层下,这是一种古代火山爆发出的花岗岩体风化形成的高岭土原生矿,矿土皆是成窝状分布,色彩耀眼雪白,状如鸡鸭孵蛋,直径一般在10~20厘米,故称大球泥。

大球泥是上世纪50年代在雪峰山偶然被发现,并尝试用于瓷器制作的。当时洪江瓷厂生产的瓷器原本就存在秞不均匀、开裂等问题,后开始直接用大球泥制瓷也没有成功,因为它不能烧结,烧出来还是一堆粉末。经过原料配制技术人员的反复试验,终于研制出第九号配方,成功将大球泥作为主要原料应用在制瓷上,生产出的瓷器与以往的瓷器相比,瓷胎更透明,更润泽,制作的瓷器餐具都具有“白如玉、薄如纸、明如镜、声如磬”的特点。经过多方努力,到1979年,轻工部把这个高档瓷研究项目给了洪江瓷厂,并且下拨了20万元科研经费。这个项目后来获得 “湖南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当年生产的瓷器品牌为“珑娜餐具”,销售到国外,每只餐具的单价是普通餐具的8倍!洪江瓷厂为国家的出口创汇作出了巨大贡献。

醴陵真正开发利用大球泥是从1964年开始,当时醴陵瓷厂接受了建国15周年国宴瓷的任务。湖南省陶瓷研究所原所长李维善撰文回忆:“1963年12月上旬,我在北京得到任务后,回长沙向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报告,书记十分高兴,并强调道:‘一定要把最好的瓷泥原料用上。’我回答:‘最好的瓷泥原料在洪江,但由于送样来研究所化验才发现不久,没来得及去矿地探看。’张平化书记了解后,随即派车让李维善出发前往雪峰山,在洪江瓷厂时任厂长朱国雄的帮助下,顺利取得了大球泥。”

回来后,迅速改变配方,经过大半年的紧张生产,最后国宴用瓷共计57个花色品种20多万件瓷器,于1964年8月胜利完成,并全部送到人民大会堂,为建国15周年献礼。李维善回忆,当时的国宴瓷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赞赏,认为“瓷器很白,做工很细,蓝色花纹明朗,使人感到特别舒服”。众多国内外宾客也都对那一年的国宴瓷印象深刻,喜爱非常。大球泥就此正式踏上了政治与艺术舞台,成为之后国家用瓷、国家礼品瓷、毛主席生活用瓷的“特供材料”。

2大球泥与“74年毛瓷”

年近80的萧根如,谈起“毛瓷”心情尤为激动。2012年12月底,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作为湖南省委接待处处长,他从1960年开始就负责毛主席在湖南的衣食住行与安全警卫,先后参加接待毛主席50余次。1974年10月13日,毛主席再一次回到了故乡湖南,在省委接待处九所的六号楼一住就住了114天,是历次返乡住得最久的一次。

当时年已耄耋的毛主席,手有些抖,已不适合再拿重物。作为毛主席身边的人,萧根如基于对他老人家的关心与爱护,提议让醴陵重新烧制瓷器。

醴陵“毛瓷”从最初的设计到选材配方、颜料配置、入窑烧制,各个环节都有专家与领导严格把关,由于从选料到拉坯成型再到烧制成功往往要经过几十道工序,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便会前功尽弃。

为了完成这批最高规格的瓷器,做到“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首先在原料上就要精工细选,而要能达到这种效果,据醴陵的几个工程师讲,只有洪江的大球泥才能实现,当时省轻工业厅的领导也一致认同大球泥是最好的制瓷原料。基于此,萧根如与制瓷团队一起去到了青界岭,将雪峰山上的大球泥运回醴陵,经技术人员反复研究、配比、生产,经过一个多月的试制,“毛瓷”终于烧制成功。

最后从烧制成功的上万件成品中精选了上乘佳品40件瓷具带走。看着毛主席欢欣愉悦地拿着这批瓷碗用餐,萧根如心里也是说不出的自豪。从此,这批瓷器也一直伴随在毛主席身边,直至生前吃的最后一口饭,喝的最后一口汤,用的还是这批“毛瓷”。由于其特殊的政治意义,这之后,醴陵再也没有生产制作主席瓷,1974年的“毛瓷”既是精品也成了绝品。

张守智教授当年也曾在醴陵参与过“毛瓷”、国宴瓷的制作。回忆美好过往,他说:“一是主席有着家乡情结,在湖南生产他老人家用瓷理所当然。二是从原料来说全国各地发来高岭土最后通过化验和烧制的瓷器来看,都没有超过历史最好的用瓷,只有洪江大球泥做的瓷器白、透、润、纯、薄、硬。因此,洪江大球泥是做好主席用瓷的最好的原料。三是从工艺革新来讲醴陵人吃得苦、有韧性、脑子灵,当时就已经在釉下五彩等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具备了担当生产一流主席用瓷的能力。”

巧合的是,制作“毛瓷”的原料——洪江大球泥随着醴陵上世纪60年代为制作国家、主席用瓷而挖掘出深山,也随着“毛瓷”制作的结束而矿源绝迹……

3大球泥一瓷难求

大球泥随着“毛瓷”在历史上的惊鸿一现,因其品质优异、矿源绝迹、不可再生,更显得稀缺珍贵。2011年中央四台《走遍中国》栏目报道,怀化青界岭大球高岭泥被赞誉为当今世界的“黄金泥”。

然而,大球泥的矿藏量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世界上至今也只曾发现两矿,一矿在英国,曾造就该国一个陶瓷鼎盛时期,但矿源早在二战时期就已绝迹。而我国的洪江大球泥从发现开发到利用仅仅也就存在于上世纪的50-70年代之间,也许是巧合,也许就是一个神奇的故事。时至今日,这种特殊构造,特殊性质的大球泥还未发现第二处。即使在中国的陶瓷历史上,也没有能跟大球泥相媲美的陶瓷原料。古往今来,大球泥向世人彰显了其傲然高绝的身姿。

认识到大球泥的价值,景德镇、上海、北京各地的商人开始拥入“淘泥”浪潮,怀揣淘泥的发财梦重返雪峰山,可一次次无功而返。事实再次证明,大球泥矿确已不再。

4大球泥的未来

要知晓当年仅剩的零散的大球泥去向并聚而合一,同样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滕召华则似乎就成了“淘泥”大队中的最后一个幸运儿。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初见滕召华,满月之脸、天庭饱满,颇有几分神似延安时期的毛泽东,而他确实也有参与过相关电视剧,因有几分相似毛泽东,后来被人戏谑建议去做特型演员的有趣经历……这似乎都成了他与大球泥之间的不解之缘。

滕召华原本只是做竹模板和钢模板生产企业的老板,跟当下的事业可谓是八竿子打不着。缘起8年前和醴陵籍朋友聊天,出于一种偶然或是一时兴起,他买了几只醴陵釉下五彩瓷的瓶子,收藏过程中,随着投入感情的加深及行家朋友的介绍,滕召华逐渐加深了对醴陵瓷的了解,知道了“毛瓷”,也了解到原料中一种最为稀缺宝贵的资源——洪江大球泥。

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位土生土长的洪江人,曾任职当地大型国企董事长多年,有着丰厚的人脉资源,对当年轰动一时的大球泥及其事后去向一直都有所了解,他利用自身的信息资源与人脉关系,花了将近8年的时间将原国有瓷厂仅存的和散落民间的大球泥最终收集到了手中,而这百余吨大球泥大概也是世界上最后的存留。

滕召华、大球泥、毛泽东主席生活用瓷三者之间若有似无的联系,是无形的偶然,也是缘分的必然。一些美好而微妙的巧合,像一节节绳结,将散落的杂线,拧成一股绳,清晰地连贯起来。“物以稀为贵,妙手巧用之”。 如何使这批不可再生资源更好地展现其价值,发挥它的极限,创造于世更多的美丽与奇迹,由此促生了滕召华成立湖南大球泥瓷艺有限公司的念头。

由于原料稀缺,不可再生,在高档艺术瓷的制作之外的科学发展功用,更值得去探索研发。我国清华大学权威的材料专家认为大球泥在化妆品里是绝好原料,用在食品添加剂也是难得,甚至在航空航天材料上都有着重要作用,它的潜力绝对超乎想象。如何谨慎有效使用这批不可再生资源并发掘其新领域的应用,这让滕召华深感责任重大。

2013年,是毛泽东主席诞辰120周年,来自各方面的信息表明,滕召华所收藏的大球泥肯定有着再一次创造奇迹的机会。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中国釉下五彩瓷网|醴陵瓷器,毛瓷,釉下五彩

本文链接地址: 神秘的大球泥

欢迎关注中国釉下五彩瓷网微信公众平台,您的随身釉下五彩瓷大数据库
中国釉下五彩瓷网二维码

洪江大球泥——烧制釉下五彩瓷的上等泥料

运用醴陵釉下五彩瓷技艺烧制的国宴瓷、国礼瓷和毛泽东主席生活用瓷之所以能成为登峰造极的瓷器神品、极品,除了釉下五彩瓷“勾线分水”制作上的绝技外,还得益于发现和使用了当今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制瓷高岭土——“洪江大球泥”。

“洪江大球泥”蕴藏于湖南怀化、黔阳、溆浦三县交界的青界岭。雪峰山脉的青界岭地势险要,在一片森林绿海中,唯其瓷土矿颜色耀眼地雪白,古代火山爆发出的花岗岩体风化形成的呈蜂窝状的大球泥矿就置身于此。这种泥旧时每逢灾年便有饥民挖来充饥,被称为“神仙土”或“观音土”。泥土一律呈直径20~30厘米的球状形,一个一个紧密地聚集于一个框状的矿体中,故被人们称之为“大球泥”。传说“洪江大球泥”就是古时恐龙下的蛋,经过上亿年的演化,变成了今天的大球泥。每个泥球都有一个内核,去掉内核方能制瓷。这种泥质地洁白,含杂质极少,氧化铁含量在0.3%以下,氧化铝含量在37%以上,二氧化硅含量在41%以上,钾的含量在5%左右,其质量和品位可谓是世界上最好的高岭土。世界上能与之相比的另一个高岭土矿在英国,曾造就该国一个陶瓷鼎盛时期,但矿源早在二战时期就已枯竭。

由于“洪江大球涨”粘度好,质地白,所以烧制瓷器成型好,透光好。用这种泥做的瓷器,釉面温和润泽,画面清新雅丽,富有水份感,给人一种既看得见又摸得着,美中藏秀,艳而不俗,淡而有神的艺术效果。醴陵烧制出许多经典的国礼重器,无一不是使用“洪江大球泥”作泥料。

然而这种制瓷的上等泥料,蕴藏量极低,资源已完全枯竭。瓷业界无不为此遗憾万分。醴陵金煌瓷艺公司为了寻找“洪江大球泥”派出专业技术人员前往怀化雪峰山腹地,一山一水地搜索,一村一寨的探寻,历时八个多月,终于在当年发现大球泥的山寨农户中找到了踪迹。公司如获至宝,不惜花重金将散落藏于民间的一批“洪江大球泥”悉数收购。由此,金煌瓷艺成为唯一拥用“洪江大球泥”的釉下五彩瓷制作企业。金煌瓷艺用稀有的“泥黄金”——“洪江大球泥”创制出更多令世人惊叹的艺术珍品世代相传。

欢迎关注中国釉下五彩瓷网微信公众平台,您的随身釉下五彩瓷大数据库
中国釉下五彩瓷网二维码